019性爱视频

文章吧-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:他走了,老板娘也跟了去

他走了,老板娘也跟了去

2022-07-01 13:01:48 作者:暮成雪 来源:文章吧 阅读:载入中…

  一、为救人,小伙子伤了人命

  金毓悯穿过关家巷的拐角处,忽然冒出两个壮汉,拱拢来就架住她往无人处拖,她大声地喊道,“救命呀——救命——”可惜只喊了两声,嘴就被壮汉堵住了。不过还好,虽说才喊了两声,却被一个小伙子听到了,他急急赶上前去,“放下她——” 这时,一个壮汉转身过来,亮出了一把雪亮的刀,“我劝你莫要坏了我们的好事,不然老子今天就放你的血,那小伙子并没被刀吓到,他奋身向前,那壮汉举刀便刺,小伙子左闪右躲,甚是灵活,窜到壮汉身后,便把他按倒在地,并夺下了他手中的刀。另一壮汉放下金毓悯便来帮忙——

他走了,老板娘也跟了去

  打斗中,一壮汉被刺伤致死,另一壮汉害怕了,他怕小伙子杀红了眼,便赶紧地逃走了。

  小伙子看了看金毓悯,似乎是觉得她安全了,便拿着那把带着血的刀,朝派出所的方向走去——

  二、请律师,为‘救妻恩人’减刑

  “老公那小伙子被法院判了5年,还说是从轻发落。你看他有多冤呀——” “有啥冤的,杀人就该偿命。” “你这是啥话,他可是为了救你老婆才失手杀了人,你不帮他也就罢了,怎么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。你是不知道感恩还是没把我当回事?”

  他老公,走到她的身后,用双手箍拥着她,她极不愿意地扭动着身子,想从箍抱着她的双臂中挣脱开来,“没想到你会看我恩人的笑话,你竟是这种人——” “你现在才知道?这么多年了,你都没看得出来?我真要是这种人,那也只有怪你父亲的眼光不好,或者是看走了眼,把我这种人都选来当女婿。” “是呀,我也是瞎了眼才嫁给了你。”

  电话响了,“张律师吗?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 “办好了,材料已经递到中院去了,我估计就算不能完全减刑,也得把刑期改判到一年。” “那我就谢谢你了,回头我请你吃火锅——”

  “——老公你真好,你不是一个不知道感恩的人,是我冤枉你了。” “你的眼睛没瞎?也不是瞎了眼才嫁给我的——” “你不说‘有啥冤的,杀人就该偿命。’我也不会怪你的。” “杀人是该偿命,但他杀是的坏人,而且还是失手。再说我逗逗你还不行?” “行!你说啥都是对的,不然我父亲,咋就一定要你来给我当经理。”

  “他叫儿子给女儿当管家不好?” “儿子?你是儿子吗?明明就是个女婿——” “我先是义子,后来才是女婿好不好,从前你也不是在叫我哥吗。就是现在,你有时还在叫我哥,对吧。——” “别说了,表面上我是产权人,实际上你才是,啥都是你说了算——”

  三、出狱后,小伙子为老扳开车

  救金毓悯那小伙子叫刘壮禄,28岁,个高体壮,见义勇为。那日为救金毓悯致死人命,险些儿要坐五年的牢狱,多亏了金毓悯的丈夫,出重金请来律师讼辩,才得以减刑为6个月,这六个月很快就过去了——出狱那天,金毓悯夫妇去接了他——

  “老弟,受苦了,请问之前在哪里高就?” 刘壮禄回答金毓悯的男人道,“工地上干过,都是些粗重活。” “今后有啥打算?” “一时间说不好,先回社区报个到再说吧——” “要不你在我这里来当个保安怎么样?” “那不行,我的脾气不好,会给你惹出很多事来的,还是算了吧。” “你会开车吗?” “会,我在工地开过车,有驾驶证,还是大车执照。” “委屈你来给我开小车,行不?” “先试试看——” “那就明天来上班,每月暂时给你8000。”

  四、去涪阳,开劈运输业务

  金毓悯丈夫叫梁存扬,31岁,人也高,却不壮,长得瘦高廋高的,他是一家客运公司的经理。不过公司的产业却不是他创造的,是他岳父一辈子的心血。真要让一个才31岁的小伙子,就创建出一个比较有规模的公司,还是没那么容昜的。最近,他又要去涪阳地区开劈一条运输路线。他没多带人,就和司机刘壮禄去了涪阳,涪阳客运公司的人接侍了他们——

  “——今天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该谈正事——” 涪阳公司的人只顾劝酒,闭口不谈业务上的事,梁存扬有些着急,竟直接提了出来。涪阳客运公司的魏经理,本来就收了梁存扬的重礼,但又不好直接就答应,还得绕个弯子,“梁总那边的客车,要发到我们涪阳来,当然我们也要发车去他们那边,所谓对开车吗。梁总的要求也不高,只发三班过来,我们公司也只有发三班过去。在我看来呀!少了,要发,就多发几班才行。”众人一听有些惊奇,有人还直接问道,“那要发多少班才行呢?” 魏经理把手向桌面一挥,“大家请看——”

  五、八杯酒,能换发八班客车

  桌面上有个长方型的大盘子,是服务生刚端过来的,里面放有8个玻璃杯,每个杯里都盛着满满的白酒,每个杯里的白酒都有250ml。席前的人看到这种阵式都有点胆怯。魏经理却面带笑容地,指着那8杯酒说道,“梁总,今天就看你的了。”

  眼前这阵仗梁存扬见过,他根本就不在意,他先端了一杯搁在自己面前,再端一杯给魏经理,那杯子还没搁下去,魏经理就摇着双手挡住了。“慢来,慢来,今天这8杯酒是给你准备的,跟你喊醒了说,你喝一杯酒,就发一班车,喝完8杯就发8班,你们两个,谁喝都行,但是只能一个人喝——”

  梁存扬也是经过这些场面的,那是二人对喝,今天要一个人喝,他心里还是没多少把握。当然他也可以不喝那么多,可是,他又想得到那8班车的发车机会。他端起了杯子,一杯、一杯地往喉咙里灌,他的脸色也由红变紫,再由紫变青——

  他有些受不了了,他歇下来开始搛菜吃,刘壮禄几次都劝他,“别喝了,少要几班车就是了,” “喝,怎么不喝,这是机会。” 魏经理也劝道,“梁总你都喝了七杯了,这最后一杯就别喝了。” “喝!怎——么不——喝。你怕我——醉了,办不好事——我醉了——找司机小——刘,他也——是我的——助——理。”梁存扬搁下筷子,端起了最后一杯——

  六、梁存扬,安排了身后事

  “你喝那么多酒干啥吗?我爸从前就是得酒痨(可能就是肝癌一类的病)死的,你想和他一样吗?你要是真和他一样,你对得起他?”金毓悯流着泪埋怨着梁存扬,这埋怨中充满着爱,也夹带着害怕,“我父亲把我托付给你。你就得对我负责,你要是喝出个三长两短来,丢下我娘俩,孤儿寡母的,你忍得下心?” “就是要对得起你爸,我才努力地想把他创下的基业发扬光大。” “发展慢一点不行吗,没必要那么拼嘛。” “机会不是经常都有的,遇到了,就要抓住。再说,这也不过就几杯酒吗?一时里还死不到人,万一——”金毓悯马用手去捂住了他的嘴,不要他说了。他启开了她的手,继续道, “万一我一病不起,这公司就只有你自己干了?” “我哪行,你别瞎说了,好好给我活着,接着给我干。” “你真不行吗?” “我要是行,爸会让你给我当经理?我自己干不就得了。” “也是哈!再说,交给儿子干也不现实,他才十一岁。不过你也别着急,我要是真的那天就没了,他能为你娘俩遮风挡雨,他很忠义,” “他是谁?” “救过你的小刘呀——”

  七、话家常,梁经理一语成讖

  佛家有句话,叫一语成谶,也就是先前说的话,后来应验了。没想到梁存扬说的‘——我要是真的那天就没了——’,这话竟成真了——梁存扬被那八杯白酒要了性命。

  盛酒那杯子原是盛啤酒的大口杯,一个杯子能盛下250ml啤酒,盛装白酒也不会低于这个数吧。8杯酒算下来足足有4斤,还是58度的涪阳大曲。

  那8班车,不,应该是涪阳客运公司那魏经理,要了梁存扬的命。

  梁存扬那天和妻子金毓悯说完话,也可以看成是交待完后事。没多久便感到右腹部(其实就是肝区)剧烈疼痛,送进医院一查,便说是急性肝坏死,没多久梁存扬就一命无常了。金毓悯是个毫无主张的人,他只知道哭,要不是刘壮禄,梁存扬的尸身怕是要烂在停尸间的——

  刘壮禄把梁存扬的丧事办得妥妥贴贴的,把公司的事也理得顺顺的,把那娘儿俩也照顾得周周道道的——

  八、梁晓冬,心生猜忌,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这家伙是个傻b,那司机侵吞了他爸的公司,还霸站了他的妈,他还在糊里糊涂地给人家当儿子——” “是呀,他爸说不准也是那司机害死的,你细想一下看,那几杯酒就真要得了他爸的命?” 梁存扬的儿子梁晓冬,在外面经常能听到这类的话,当然也听到过不相同的语言,“你们说话还是要凭良心,不要净说人家的坏话,梁老板和他老丈人一样,都是个酒敞子(装酒的漏斗)。早就得了酒痨了,怪得了哪个——” “对头,要不是那司机,那公司早就垮了,再说那司机早年还救过老板娘——”

  梁晓东虽然也长大了些,应该说还是有个分别的,但是他有种防备心里,这种心里在他脑子里所站的位置也不小,所以他宁愿听‘——他爸说不准也是那司机害死的——’

  他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,长大了一定要把自家的公司夺回来,他开始讨厌刘壮禄对他的好了,特别讨厌他对好——

  九、刘壮禄、留下的信

  梁晓冬大学毕业了,要回来招开董事会接管公司,也叫了他妈到场,还有他自己请的律师,独独只有刘壮禄没到,他叫人去找了,没找到,只在经理办公桌上看到了一封信。

  他拆开了信封,只见上面写道:

  “——晓冬,我昨天早已通知了各部门的经理,叫他们今后只听你的。这些经理虽然跟我很配合,但他们都是你爸的老臣,他们也会很好地为你工作的。这些年来,我除工资以外,并没有侵站过公司的财产。我走了,你要好好经营,也要注意身体,别像你爸那样拼,你爸就是太拼了,才英年早逝的——”

  梁晓冬,看完信后,就把信递给了他妈,金旈悯看完信便慌了起来,“他走了!他怎么能走,他怎么能走哇!你得派人去把他找回来——” “是得去把他找回来,他不在,又没个委托书,怎么把产权转移过来呢——”

  十、梁晓冬:他毕竟是个外人

  金旈悯把她儿子看了看,“你是要产权才想找他回来,是吧?如果是这样,就不用派人去找了。” “哪怎么办?” “产权在我这里,你外公死后,产权人的名字就变更成了我金旈悯,而且到现在都是金旈悯,别说你刘叔,就连你爸也都只是个经理。你要产权,是吧,我们明天就去把名字转换成你的。” 梁晓冬见他妈平时都是个不管事的人,脾气也很好,没想到今天那么来劲,“妈你别生气,只要那名字是你,就不用变更了——” “是我的名字就不用变更了,是刘叔叔就要变更?” “他毕竟是个外人!” “外人!他是我们家的恩人,要不是他,这公司还在不在都成问题,他为了我们娘俩耽误了自己的婚姻,他当你是亲儿子,你不接受,我要亲近他,他也不接受,他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,最后还落得受你猜忌,当他是个外人,你良心遭狗吃了。” 她越说越气愤——

  十一、他得到了产权,没有了妈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妈这公司是外公留给你的,你没必要那么早就转移给我。” “你不是一直都在要嘛!” “是怕刘——” “你还在这样说,真是个不晓得感恩的东西。这下全都转移到你名下了,你可以放心了,你也长大了,不需要刘叔叔了,也不需要我了,你好自为之吧——”

  金旈悯和儿子跟着律师,去办完产权转移手续后,回来对儿子就不是那么好了,儿子来电话她不接,上门来看她,她连门都不开,初时她虽不开门,还能听到,“我不想看到你,” 的话语。后来就是,“我没你这个儿子,你走吧。” 再后来就是,“我不想搭理你,”再后来,真的就听不到她搭理他的声音了。多几次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便找来锁匠硬把门开了,那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,他妈也不在,梁晓冬这才慌了,他赶紧给他妈去电话,回答是,“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——”

  十二、别管我的事,就算你有孝心了

  梁晓冬十分着急地在屋里转着,他想找到一点关于消息。他找到了,在床上有一封信,他急急忙忙地拆了开来:

  “——我知道你不能接受刘叔叔,我也不会强迫你接受他。其实,他若真想要得到这公司是很容易的,他只要接授我对他的爱,他的地位就能和你爸一样,他和我生的儿子也和你一样,都有权接受这些财产,可是他没有这样做,他要把这一切都留给你。

  我现在找到你刘叔了,他接受了我。因为他知道你已经得到了公司,不会再猜忌他了。我们欠了他的恩情,你不愿意感恩也就算了,只有我去报答他,终身报答他,还是那句话,‘你好自为之吧!’你也别来找我,即便找到我们,也不是什么好事,是一种对我们的伤害,因为你会打扰我们的生活。

  我和你爸爸及刘叔给了你许多许多,我们也不欠你的了,只希望你别管我的事,这样就算你有孝心了——”

  梁晓冬看完信掉下了几滴泪来,这几滴泪也不知道是为啥掉的?是觉得错疑了刘叔?还是怪妈在责备自己?说不定他还在怨恨——那刘叔拐走了他的妈——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评论加载中……